向宇俊

人唔好成日諗埋啲唔開心嘅嘢,除咗生老病死之外冇乜難過值得留戀,學識放低,調整自己嘅心態,然後樂觀堅強去面對跟住未來嘅生活。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柒拾

   洁白的天花板,带着一丝血迹的床是卓凯在恢复了一丝意识后看清楚的景物,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被送进了医院。病床边的仪器仍在鸣响,卓凯望向了窗外,窗外一棵瘦小的树正在狂风中摇曳着,小树的枝干上已经没有了一片树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一轮残月照在小树的树干上,小树的影子映照进了病房内。

    寂静而又黑暗的走廊,让人感到了丝丝的寒意,偌大的病房内仅有卓凯一个人,还有一些冰冷的仪器。输液架上挂着的点滴还在缓缓滴落着,刺鼻的消毒液充斥着整个空间。

   卓凯在隐约间听见了外面的对话……

  “卓生的肺炎发生了病变的症状,而且引发了肺出血,这才是导致他一开始痉挛的根本原因。”

  “怎么肺积水也会引发肺出血的吗?”

   “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引发该疾病的,但是我们刚刚将他的血拿去化验时,发现卓生的血液中多一种酶,这种酶在特定的情况下,会诱发各种在早期不容易被察觉的疾病,严重的话……可能会引发恶性肿瘤。”

     莫羡晴拿着卓凯的血液化验单,忽然想起了在法庭上九指强对自己说的话,“好戏才刚刚开始,可惜我欣赏不了了,留给你自己欣赏吧!”

  “九指强,这肯定是九指强弄的!”莫羡晴喃喃自语道。

   “九指强?”梁sir忽然想起了些什么,立刻,朝着电梯暴走过去,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CIB总警司梁建邦,”梁sir举起了自己的工作证,激动的说“我现在要见九指强,快点把他给我带出来!”

     九指强不紧不慢,并且傲慢的走了出来,他仰着头用鼻孔对着梁sir的眼睛,有些不屑的问道“找我什么事呀,梁sir?”

     梁sir一把揪住了九指强的衣领,并且越攥越紧,瞪大眼睛气愤地问道:你究竟给阿凯注射的什么?

     九指强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这有必要告诉你吗?”

     梁sir拎着九指强的衣领,让他的双脚悬空,并且慢慢的将他逼到了墙角处,凶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给他注射了什么?

     九指强朝着梁sir吐了口口水,“呵,呵,除非你打死我,不然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梁sir握紧拳头朝着着九指强的脸上用力的抡了一拳,使九指强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在地上,就在九指强与地面差点来个亲密接触时,梁sir一把揪住了九指强后颈的衣领,又用力的推了一把他,使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狱警见状,赶紧将梁sir和九指强分开了,紧紧的抓住了还想上去打九指强的梁sir,并且在他耳边大声的喊道:你可是警务人员,怎么能殴打犯人呢?你不知道这是违纪的吗?

     梁sir终于恢复了一丝残存的理智,他愤怒的挣脱开狱警的手,站在原地愤怒地指着九指强的鼻子狠狠地瞪着他说道:今天算你好运!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监狱。

    九指强用嘴舔干净了嘴角边的血迹,脸上露出了一副阴险狡诈的笑容,娇揉造作的说道:哇!我好怕怕呀,警察竟然打人。

    卓凯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同病相怜的弱小树木,他那深黑的双眸已经被泪水盈润的有了光泽。他轻声的喃喃自语道:Katie……回不去了……

评论

热度(1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