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宇俊

人唔好成日諗埋啲唔開心嘅嘢,除咗生老病死之外冇乜難過值得留戀,學識放低,調整自己嘅心態,然後樂觀堅強去面對跟住未來嘅生活。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捌

   昏暗寂静的ICU病房走廊上,洛羽元经过对卓凯全面的检查后,向梁sir述说着卓凯的病情,“卓生,除了我们之前发现的急性肺积水之外,还发现他的肝衰竭已经引致了腹水的现象。现在我们经过胸腔穿刺排液和腹腔穿刺排液后,卓生的病情基本稳定,但他的身体情况还是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梁sir听完洛羽元的话后,望向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卓凯,他全身插满了管子,袒露的胸膛上除了两块格外显眼的白色纱布外,还连接了各种仪器。卓凯虽然昏迷着,但是身上的疼痛让他眉头紧皱,鬓角不断有汗水渗出。

   “梁sir,怎么阿凯这几天都没有回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的莫羡晴焦急的问道。

     梁sir沉默不言,各种矛盾的心情痛苦地绞缢着他,矛盾的心情如同一条毒蛇在撕咬着他的五脏六腑,使他无比难受。

   “梁sir,你倒是说话呀!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莫羡晴几乎带着哭腔恳求道。

   “我们在明爱医院3F6号病房。”梁sir故作冷静的说道。

   “嘟,嘟,嘟……”莫羡晴挂断了电话,心急如焚的驾车朝医院奔去。

   在去医院的路上,莫羡晴强忍在眼眶中的泪水,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划过脸颊,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后,紧紧的咬着嘴唇,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阿凯如果醒了,肯定不想看见我现在这模样。”

   “怎么样?医生说阿凯的情况怎么样了?”

     梁sir一抬头便看见了正在自己面前红着眼眶,气喘吁吁的莫羡晴,他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看着莫羡晴,“肺积水和肝衰竭引起的腹水,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怎么,怎么会这样?”莫羡晴不敢相信的边摇着头边往后退,直到整个人倚靠在了墙面,她无助的蹲在墙角,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莫羡晴的泪水止不住的滴落在地上。

    莫羡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卓凯病房外的透明玻璃边,她看着毫无意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卓凯,他干到起皮的嘴唇上竟毫无一丝血色,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卓凯的手腕被绑在了床拦上。莫羡晴转过身,捂着自己的嘴。

    当卓凯有一丝清醒过来后,肺腑传来的阵阵疼痛犹如有一只大手在死死的拽扯他的肺部,闪电般的疼痛由前胸穿透到了后背,他的额头又冒出了密密匝匝的汗水,他缓缓的侧过头,看着外面站着的莫羡晴和梁sir,再看看自己被捆绑在床边的手腕,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无助和迷茫。

    肺腑再次传来的疼痛如同囚禁已久的猛兽在他的体内想要穿破他的皮肤般疼痛,让他的胸口不断地剧烈上下起伏,喉咙中的血水从插着呼吸管的口腔中慢慢流出,洁白的床单瞬间被染上了鲜艳的红色,各种仪器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鸣响,闻声赶来的医生和护士们一窝蜂的涌进了病房。

  警局里,那颗旧日生机勃勃的常青树如今变得病殃殃,老清洁工被迫剪掉了它的部分枝干,捡到几乎只剩下了树干的部分。老清洁工颇有感慨的抚摸着常青树的树干,“看来你也打算要和我一同退休。”

评论(1)

热度(1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